花粉、唯在、、、贝

《Triangle ~2~》

hardcandies:



今天的畫面從昨天被追趕開始,他拼命的跑著,黑道大哥在後頭追著,接著被抓到帶到山上去,大哥喊著小弟挖了一個坑,準備推他們下去,黑道大哥連自己的女人都抓來罰了,他求饒不成,就被推下去了,這個東西有被當成花絮照放上官網,正常拍戲因為都要從各種角度拍一次,通常看到都是好幾個東西剪成最後的編輯這樣,所以,可見他不只被丟下去一次,想著他的腳啊,還有那些舊傷,難免還是會覺得心疼的,當年仁醫,就是和那電影一起同時拍,記得當時就是抽中間拍攝空檔來台北辦FM,隔天就馬上回去,再投入拍攝行程,這也是李凡秀會說到這件事的原因,這件事卻始終對我而言是個刺,是更討厭公司的點之一。



但他運氣很好,當警察的大哥出手相救了他一次,到了山下他被放走了,當然也免不了被念了一頓,只是那畫面真的很喜感,身上披著外套,臉上一團黑,偏偏嘴巴紅的不得了,媽啊,不是你對別人幹嘛,是別人對了你幹嘛吧Orz



他後來跑去公共澡堂,然後又把小弟找來,這畫面真是太美好,他那白的要命肌膚,接著就跳到他們跑去賭場,當然賭神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嘛,我的腦中一直閃過周潤發的經典電影賭神,就看他一直再看底牌,沒有好賭運,當然最後也是走,這賭場應該是那個沒錯,韓國合法經營的地方,我是沒去過,因為對賭博沒有興趣,賭博跟毒癮很接近,一旦沒有定力,就會想著下把一定贏,結果反而輸得更多= =+




後來,他和小弟倆個跑去挖坑,在坑裡得到了好大一筆錢,嗯,小混混要翻身變有錢大佬了,還是這其實是另一個陷阱的開始?

這集因為也開始增加了其他支線,包含三弟的登場,還有大哥的地方,但真正讓我覺得看的最沒耐性的地方,應該是那個女角出現的時候,演啥都是一號表情,這種要演感情戲,又感覺很痛苦了,這樣要演她被二哥和三弟之間的爭奪,實在太沒說服力Orz

另外,那個嘴角有痣的女角,我一直覺得她很眼熟,不是因為這部戲,而是在別部戲貌似有看過她,但想不起來了T_T


下星期會再繼續收看的^_^















《小劇場,不喜慎入》

小混混自從上回莫名其妙被人吃掉之後,就很小心的不再去那間賭場一次,想忘記那令自己感到羞恥的記憶,但身體彷彿還記得那快感似的,有時會想起那晚,男人在他耳畔低沉的聲線,像是咒語一般的魅惑著他,不想承認,但也沒法否認,自己確實在那次之中改變了些甚麼,卻在那之後意外得到他人的指點後,在後山挖坑,得到了很大一筆錢,此時的他,不再是那個沒有錢,一貧如洗的小混混了,打算拿著這些錢開拓屬於自己的勢力,他也沒有多想,那是不是只是一個挖了要讓他掉下去的陷阱?

『你等著,乖乖給老子把屁股洗乾淨吧。』小混混在心中如此的想著,此時的他還太過天真,沒能看清楚一些東西,包括來路不明的錢,都可能讓他失去更多東西,當天他就揹著兩大袋的錢,回到了自己的住處,想著先把錢藏起來,等過幾天之後,再把這筆錢拿出來,去做自己打算要做的事情。

幾天後,他走在街上,被莫名其妙的人抓了起來,被帶到山上,等待他的是一個大坑,還有一個他從來沒看過的女人,那女人口口聲聲說他是她的奸夫,看起來像大哥的那一位十分生氣,不明究裡的就把他往坑裡一推,命令旁邊的人把他埋起來,他心裡想著難受,明明他甚麼也沒有做,為什麼得淪落到這樣的地步呢?

『為什麼是我?』他心裡無聲的吶喊著,然後,心裡屬於憤恨的那一個角落,漸漸地浮現了出來,想起所有的不公平,因為當下的自己是個弱者,人人都能隨意欺壓,就像上回那個男人一樣,玩弄了他的身體,隔天他醒來沒法接受自己躺在另一個男人懷裡,而且,難以啟齒的地方,有著疼痛的感覺,在對方還沒醒來之前,他慌亂的穿上衣服逃出那裡,所以,要變成強者,才能將那些人狠狠的踩在腳底下。

直到土慢慢的將他頭上的光線也遮蓋了,也感受不到外頭是否還有人存在著,他就這樣昏了過去,然後,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,卻是在一間裝潢非常奢華的房間裡頭,這可能是哪裡的私人招待所吧。

此時外頭走進來一個陌生的男子,告訴他已經準備好了衣服,還有其他的洗漱用品都在浴室裡面,他心裡感覺奇怪,到底會是誰出手幫了他,卻也無法多問,那男子沒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,他只能拿著浴巾,準備洗去屬於這一天的狼狽,然後,浴火重生,要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強者。

他躺在很大的按摩浴缸裡,舒服地閉上了眼睛,絲毫沒有感覺到,外頭傳來的腳步聲,跟豹子一樣的輕盈,BOSS只是站在浴缸旁邊看著,屬於他的獵物,無論如何都還是會來到自己身邊的。

『一個月不見,居然狼狽成這樣啊。』BOSS伸手輕撫著那小子的臉,明明只是見過一次面的關係,想著他居然敢從自己身旁溜走,不經意地設下陷阱,想要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天真,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公平,是弱肉強食的世界,人和人之間更多的是利益算計的關係,而因為一時興起的關係,能走到哪裡去呢?

小混混感覺有人在摸著他的臉,張開眼睛看到的卻是那個讓他氣憤的男人,「怎麼是你?」,站起來打算往外跑,被BOSS抵在牆上,男人的力氣很大,他怎樣也沒法掙脫。

「怎麼不能是我?今天過得愉快嗎?還是要更快樂一點呢?」

「呸,放你媽的屁,快放開我。」

「爆粗口呢,這張小嘴就該做些好玩的事,但現在還不到時候,讓我慢慢教你,自然你就懂了。」

「放開!」

「放鬆,就像那晚一樣,相信我就好。」BOSS惡意的在他耳邊吐了一口氣,伸出舌頭舔著他的耳朵,騰出一隻手在他的身下不疾不徐的玩弄著,直到他不再那麼警戒,一個深吻吻到對方難以招架,逐漸的往下移舔著胸前的點點,那顏色太過粉嫩,因為情動整身透著粉紅色,他忍不住伸出手輕捻著另一邊,「唔....嗯...不要...快...快放開我。」然後,他的身子已經沉淪在對方所給予的情慾之間,像是在大海上漂浮的小船,怎樣也看不清方向,「啊...啊......啊」,朦朧間只看見雙腿間敏感的地方,男人張嘴含了進去,靈活的舌頭,讓他感覺到那就是快感,好像有什麼就要到來了?

「嗯....啊....難受。」生理性淚水,從他的眼角落下,噴灑而出的白色液體,在男人的胸前,帶著淫緋的曖昧感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身體好像沒法再承受更多了,下一刻感覺身後的那個地方有著冰涼的異物進去了,一根兩根三根,更多更多的藏不住的渴望,也無法再壓抑著這難以言盡的慾望。

「放鬆。」男人低沉的聲調,在他耳旁輕柔說著,接著他只能感受到,身後此時是遠比剛才還粗大的,帶著滾燙的溫度,緩緩地進入了他的身體,深淺交替的節奏,接著越來越快,啪啪啪的撞擊聲,一下又一下規律地跟他的心臟一樣。

「嗯...不要了,真的不要了,放過我。」那聲音都帶著哭腔,但身體明明還是想要的,身後緊緊吸附著男人的火熱,正因為是坐著,那進入的深度很深很深,總是很容易的,擦到那敏感的地方,引發他快感的所在之處,他流著眼淚,等著男人給他更多的吻,在他的身上留下屬於男人的標記,男人只想令這小子牢牢記住,他是屬於他的,不管他要去哪裡,最終都只能在他的身邊。

『你是我的。』男人就著相連的姿勢,一路抱著他來到了床上,將他放到床上,就著面對面的姿勢,繼續猛力的進攻著,讓對方再也沒法思考,外面的人總是說他長著一副好皮相,一堆女人都偷偷的愛慕著他,有些大膽的想要接近他,卻都被他不動聲色地拒絕了,唯獨眼前的這小子,讓他沒法推開,明明只有一面之緣,也是那樣荒唐的一夜,如同現在一樣,平時的冷靜自制,此時全部拋開,反正男人沒法懷孕,便不會像他一樣,只是為了延續香火,而生下來的孩子。

數不清次數的衝擊,到了日頭緩緩升起的那之後,一股滾燙的噴進了他的身體,這次他再也沒有力氣,只是任憑男人抱著他清洗,然後又在浴室裡被上了一回,也無法再喊出任何聲音,直到身後的男人,終於飽足了,才將他洗乾淨抱回床上,他也只是下意識地往身旁溫暖的地方靠去。

沉沉睡去了幾個小時之後,他又感覺到有人再摸著他的臉,他睜開眼睛,發現又是那個可惡的男人,但身體痠痛的沒法起來,雖然身後感覺是舒爽的,「操,老子總有一天會上你的,絕對不會乖乖給你壓的。」他發誓再也不要讓人玩弄於股掌之間,特別是身旁的這個男人。

「呵...我會等著,你儘管爬,我會看著你能爬多高,走多遠的。」


《下期待續》


其實是想不出來了,這個完全是寫好玩的,連續劇如果每一集都有畫面可以讓我聯想,我自然就寫得出來了,整整十六集,可能也寫不到那麼多,我借了一點設定,但不是完全的。

腹黑多金BOSS X  傲嬌炸毛小混混

其實這設定很萌啊,只是我想我沒法寫得很好吧,畢竟我也不是作者,只能單純的自娛自樂,誰叫連續劇的女配實在太卡我了,我自己寫一個讓自己嗨就是了。

我不懂寫肉,但也不想寫得太那個啥,所以,閃掉了一些東西Orz







评论
热度(3)
  1. 花粉、唯在、、、贝hardcandies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花粉、唯在、、、贝 | Powered by LOFTER